• 中國時報   張士達  2011-10-23
  •   拍自己親人的故事,往往可能比拍攝別人的故事更難。由台語歌王洪一峰的兒子洪榮良執導的《阿爸》,結合了紀錄片、演唱會與劇情片,以多種媒材交相並呈的形式,將這個演藝世家複雜的情結搬上銀幕。多位一線歌手跨刀獻聲的演唱會,只是對洪一峰的成就最體面的致敬與包裝,但要赤裸剖開長年深藏每個家族成員心底的感情衝突,卻是一般劇情片也未必能輕易完成的挑戰。

     真實親子關係 譜出絕佳劇本

     洪一峰於2010年2月過世,在纏綿病榻的幾年間,洪榮良已經開始拿著攝影機隨時紀錄下父親的身影,並與父親進行訪談,趁著一切還來得及的時候,不僅為自己的家族歷史也為台灣歌謠歷史做傳。半年後,張惠妹、瘐澄慶、五月天等歌手,與洪一峰的兒子洪榮宏、洪敬堯,共同參與了洪一峰紀念演唱會,並發表了《戀花》專輯。這些精彩的演唱片段至今從未正式公開放映過,直到在電影《阿爸》中才首度問世。

     以上這些片段固然珍貴,但畢竟逝者已矣,真正說故事的人,是洪一峰的三個兒子,再多動人的生命轉折,都必須要他們願意從他們的口中說出。在這方面,《阿爸》具有專業編劇也未必編得出來的精采劇本:三個兒子分別與父親發展出不同的關係與情結,並決定了他們各自走上不同的人生方向。

     描寫大哥生命 孤兒淚訴衷曲

     長子洪榮宏肩負了最沉重的期待,從小活在父親的嚴厲教育下,被父親決定了一切。父親外遇後與母親離婚,他又被迫嚥下夾在父母之間兩面不是人的委屈,並因而放棄自己赴日發展的夢想而扛起家計。

     在大哥一肩頂下父親所有的關注與期望之後,二弟洪敬堯雖得以稍微喘息,但卻無法掩藏他天生的音樂才華,在逃離父親管制與追求音樂夢想的矛盾之下,他轉向西式音樂的路線,成了如今台灣流行音樂重要的編曲家。

     三弟洪榮良則因最無壓力而逍遙自在,且因當年年紀太小而不致對父親外遇心懷太多怨懟,如今反而更能跳出來扮演導演的角色為家族說出故事。

     光是大哥洪榮宏戲劇化的人生,其實就已足夠單獨發展成一部傳記電影,但洪榮良雖是首度執導長片的新導演,卻能以果斷的效率去蕪存菁,擷取最能表達全片題旨的核心象徵,以一曲《孤兒淚》來為片中大哥的生命點題。

     當年洪一峰以自己身為遺腹子的心情寫下這首歌,做為洪榮宏10歲出道時的成名曲。洪榮宏以童稚的嗓音駕馭這高難度的曲調,卻並不瞭解其中意涵。長大後他以赴日發展後習得的新的技巧重新詮釋這首歌,才感慨父親當時寫這首歌給他唱,竟也讓他成了成長過程中無父陪伴的孤兒。洪榮宏的父親竟在他兒時就為他一生的主題歌定了調,歌曲的創作演唱與人生荒謬地呼應,這是最難以言喻又最無法逃遁的宿命。

     紀念歌王父親 攤開家族恩怨

     要為一個對台灣歌謠歷史扮演關鍵角色的父親拍攝紀念電影,這是一個不容許失敗的任務,也讓《阿爸》全片都因此而清楚呈現出創作者將每一個細節做到最好的誠意。從演唱會片段的精緻質感,到動畫部分以樸拙風格反映往昔時光,以及重建當年淡水河邊舞台演唱的情境,都可看出導演精雕細琢的用心。但技術層面或許都可克服,要讓這個數十年來活在台灣公眾眼光下的家族,開誠布公地把成員間長年的恩怨情仇攤在陽光下,卻實在不是簡單的任務。

     這些因虔誠信仰而走過寬恕與釋然的家人,在鏡頭下以驚人的坦率誠實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因為太過真切,就連不同信仰的觀眾也不致排斥且能感同身受。洪家的和解終究來得並未太遲,《阿爸》以溫柔寬厚的眼光,為數十年來每一個深深受傷卻又說不出口的洪氏家族成員,重新找到被原諒的理由,或許也能讓觀眾在回家後重新省思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在一切還不算太遲之前,尋找屬於自己的和解。

    原文:http://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1051801+112011102300086,00.html

    創作者介紹

    阿爸-思慕的人

    阿爸AB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