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媽媽1  

文/陳 思

1.平靜滿足的婚姻

那時候羅玉還不認識神。她只有24歲,人生和愛情正如花般要在她的面前層層展開。在屏東家鄉,她認識了當時36歲的洪一峰。一年後,他們結婚,並在一峰開音樂教室的台南安家。

一峰當時已是滿有名氣的台語歌手,他會彈琴、譜曲、唱歌、拉小提琴。也出了多張唱片,並常受邀在廣播上彈唱自己創作的歌曲。幾乎每一天,洪一峰都浸淫在自己的音樂世界裡,他練琴、寫歌、作曲、教授學生。他對音樂有一種天然的執著與熱愛,將全副身心都投入其中。在旋律中,寄託悲喜。儘管略長阿玉幾歲,卻是才華橫溢。

而羅玉來自南部樸實的傳統家庭,姣好的容貌,透著端莊嫻靜,她或許不了解先生的心緒,但單純地愛著先生,也愛著他的夢想,看著先生在自己的愛好中快樂,她也隨之喜悅。

兩夫妻以愛襄裹,主外、主內,互相酬和。

婚後一年,大兒子洪榮宏出世,這個孩子不但遺傳了父親音樂上的天賦,更承載了父親的夢想,還很小,就被懂音樂教育的父親嚴格地訓練出後來令人驚艷的聲音。孩子接二連三,女兒鶯娥,二兒子敬堯。而羅玉也在婚姻中恬淡滿足。她常牽著孩子回屏東娘家看看,在家鄉學習做旗袍的技藝,讓自己有一技之長。

疼愛她的媽媽怕她帶三個孩子辛苦,便把幼小的敬堯帶回家鄉。這時,小兒子榮良出生,先生的事業也如日中天,他不僅是廣播中的歌星,更是銀幕上帥氣有型、歌聲磁性的新一代影星。日子如水,生活欣欣向榮,本可以這樣一路平穩向前。但榮景之後,試探也敲門而至。

2.七年的鼓

    那時家中常有些學生慕名而來,一位17歲的女孩來和洪老師學習歌唱,也兼幫羅玉處理些家務。善良的羅玉很提攜這個孩子,她勸說先生讓這個小女孩參加他的演唱錄音,但每次,先生總是搖頭,笑而不答!或許羅玉的憨厚和對先生的信任為後來的故事留下破口;或許老師的名氣讓情竇初開的少女萌生遐想和愛意;晚年的洪爸爸回想這一段,一直為自己當年沒有拒絕誘惑的軟弱追悔萬分,內咎不已。從品性而言,洪爸爸是內斂深沉的,對於家庭和太太,他有著很深的責任感,而太太羅玉儘管不諳音樂,但對家庭卻是盡職盡責、是個賢淑的好妻子。

    為了自己的夢想和音樂,洪一峰常帶著唱歌極受歡迎的大兒子榮宏去各處演唱,高雄、台北……甚至為了培養孩子和深造歌唱技藝,帶著榮宏去日本學習和生活。只是,每次離開,也總有另一人悄然跟隨。

    因為羞愧,怕家被拆散,一峰讓已經10歲、把一切看在眼裡的榮宏,為他守口如瓶,也讓羅玉被矇在整件事情之外。整整7年,羅玉帶著餘下的三個孩子獨守台灣,娘家是她唯一的倚靠,但她心中是平靜的,儘管先生只是偶爾回臺,但他和大兒子是在日本學習,所以自己再辛苦,也要和先生一起為家的夢想打拼。


    但7年後的一通電話卻震碎了這種平靜!那通電話,告訴她一個驚人的事實,先生洪一峰早和她家學習唱歌兼做家事的女孩子在日本租屋同居。有如晴天霹靂,羅玉傻在那裡,她不相信自己聽到的。更不相信愛家、愛孩子的先生會做這種事。她震驚到沒掉一滴眼淚,只瘋狂地打日本電話。當這個事實終於被先生囁噓著證實時,羅玉的眼淚才無聲地流下來!那種疼痛不只是遭到先生的背叛、欺騙的忿怒;更有被踐踏、被貶損的羞辱。對於一個女人,先生外遇幾乎是最殘忍的打擊。那種無以言說的傷、那種逼迫自己的自我控告、自我價值的拆毀,在痛苦中反覆躊躇,無時無刻不啃噬著她的心!

洪媽媽2  

3.第一個恩典時刻 

回想那一段,儘管幾十年過去了,洪媽媽羅玉還是止不住哽咽,她說:那一段心是空的,人像失了魂魄。一方面黯然神傷,一方面前途茫茫。洪爸爸說,他和那個女孩在一起7年了,不能再分開!離婚是必然的。羅玉只好帶著分得的鶯娥和敬堯去依附已遷至苗栗後龍的母親。

儘管只帶了兩個孩子,但她對自己的孩子有同樣的思念和牽掛,榮宏在父親身邊並不快樂,不久回到母親身邊;6歲的榮良因父親演出,常被寄居在父親的朋友家,發燒生病,羅玉知道了,只能暗自著急,暗自垂淚。

最窘迫的還是生活費。一峰只負責兩個孩子,而當時政治情勢對台語歌曲的打壓,讓洪一峰也常常拿不到片酬、被拖欠演出費。羅玉只能自力救濟。舅舅的農田是她幫工賺全家生活費的地方;為增加收入,她撿起以前學過的車工,去工廠打工。為讓自己的心靈有安慰之所,她在家裡設立神壇,三牲祭果、虔誠禮拜,但心卻得不到平安,而是更加沉重、悽苦。

四顧茫茫,她可以把心放在哪裡呢?

    那一天,她偶爾去敬堯的老師家,卻碰上鄉里長老教會的蔡信續傳道,劉老師介紹羅玉的榮宏是個極會彈鋼琴的孩子。一行人馬上去看,蔡傳道驚呆了!一個形容優雅的男孩,纖長的手指在琴鍵上翻飛。偏僻的鄉下,怎麼會有這種音樂神童?這個傳道人立刻敏覺出,這是一個受過非常專業訓練的孩子,卻有可能在命運的泥流中折翼。他做了一個決定,第二天,便帶著羅玉母子北上淡水,將榮宏交給當時的四大鋼琴家之一、淡江中學的陳泗治校長。這是一個恩典的時刻,一縷陽光照進這個坐在幽暗中的家庭。上帝將天使放在羅玉和孩子們的身邊,基督徒的陳校長不但允許榮宏插班,更全免學費、並親自教授。他給這個孩子的規劃是:未來走古典音樂之路,留學德國,再回國做教授!

 4. 以禱告守護的母親

      榮宏有一首成名曲〈孤兒淚〉,那是父親洪一峰在他10 歲時所做的歌,裡面有一個高且長的哭腔, 每次唱到,台下的人無不落淚。而10歲後,因父母離異、不得不中止日本學習的洪榮宏,卻在內心深處,真實地咀嚼著孤兒的悲苦。對母親的依賴讓他回到母親身邊,但他也同樣思念父親,沒有父親的日子,他像被拋在沙灘上的魚,孤獨且漫無目的。比起弟妹們,因為大幾歲,他目睹父母的故事,所受的傷害更甚其弟。覆雪般的沉重,常壓得他內心冰冷。

所以儘管老師給榮宏規劃了一條光明坦途,但這個孩子卻別有打算。

當時羅玉為照顧榮宏,也北上淡水,並在真理大學找到為學生煮飯的工作。她感受到基督教的光明與愛,心漸漸開朗起來。自己受洗,也讓孩子們都進入教會主日學,希望他們能走在上帝的恩典當中。只是她不知道,那時破碎的婚姻帶給每個人的傷害才剛剛顯露

榮宏不忍母親辛苦,他覺得自己長大了,應該挑起養家的責任。他去歌廳唱歌,憑著訓練有素的好嗓音,一唱成名。家庭經濟漸漸改觀,弟妹北上全家團圓。租屋、買屋,榮宏用辛苦舖就家庭的寬裕之路,而他也在一場又一場的演唱中疲累匱乏,成名帶來的不只是喜悅,還有黑道的恐嚇、要挾,讓這個15歲的少年過早地承受成人世界的複雜黑暗。讓他幾乎徘徊在絕望的邊緣。

    他常常酗酒到半夜,極其任性地在酒後飆上高速公路,幾乎用自殘的方式對待自己的生命。每一天,他出門,洪媽媽羅玉都會跟到車庫前,一面囑咐一面禱告,這種禱告在一天的每一時刻中,直到兒子入門,媽媽的禱告才停止!

    而另一個兒子敬堯,因為小時被帶去阿媽家長大,一直質疑父母為甚麼獨獨不愛他?這個孩子心裡的沉重,不只是失去父親的,更是失去母親的。最小的兒子榮良,因為離開媽媽時太小,又常被寄養在父親朋友家,從小就有被離棄的感受,他常常做一個走鋼索的夢境,一個人孤獨迷茫,戰驚害怕地走在鋼索上,下面是濃霧蒸騰、看不見底的深淵。這讓三個兒子在青年時,都呈現不一樣的反叛和生命狀態。

    洪媽媽做不了什麼,只能以為母的情懷,將她的擔憂與祝禱帶到神面前,一遍遍、一年年,求神保守孩子們平安,也求神翻轉他們的生命。她在家中做家庭聚會,除了服事神的心,更希望因此孩子們能更多親近神。

    榮良說:「媽媽幾乎為他們禱告了30年。」神是大有神蹟、恩典的上帝,榮宏幾次車禍,車頭都撞爛了,人卻安然無恙。而對於生命,上帝也有祂的帶領和計畫。孩子們彷彿放空了所有的悲傷怨怒,一個個再回到上帝的懷抱中。榮宏再次受洗,開始以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的樣式生活。與自家相連的大客廳,是榮宏獻給神的舉辦基督教團契的地方。二弟、小弟,一個個在信仰中走得健康平穩。神的愛掃去他們經歷中的陰霾,踏在信仰的法則中,他們的事業、家庭也看見恩典和祝福!

洪媽媽3  

5.那一聲問候:你好嗎? 

      2010年底,知名音樂人洪榮宏、著名編曲家洪敬堯、多次獲得金鐘獎肯定的知名製作人洪榮良共同為他們的父親寶島歌王洪一峰舉辦紀念音樂會。白色的雙鋼琴頌讚出「起初,創造天地萬物的主。」許多感人的畫面層疊而出:洪爸爸臨終前不斷呼喊著「哈利路亞」;愛玲阿姨向洪媽媽及孩子們的道歉;洪媽媽洪爸爸、阿姨、兒孫們,大家歡聚一堂……這樣特殊的畫面,讓人感動也啟人疑竇:這樣的畫面是怎樣來的?人怎能輕易地放下傷害、選擇原諒?這也是當年榮宏發出的不平!

      當媽媽幾次提醒孩子們要在爸爸生日或節日去問侯、看望父親時,受傷頗深的榮宏曾不以為然地和媽媽生氣:「妳真沒志氣。」羅玉心裡何嘗好過,傷害傷筋動骨,在一個閃念中都會隱隱作痛,如果沒有信仰,羅玉難以想像,她會怎樣走至今天。一個不願想到的形象,不願提起的名字,不願回顧的過往。但羅玉必須嘗試寬恕,她要成為一片沃土,搭起孩子和父親和解的橋樑,才能讓孩子忘記憂傷,穩定成長。何況自己已是上帝改造過的生命,聖經教導,要放下怨忿,才能釋放自己,也釋放別人!

每次讀主禱文,她就羞愧,同時也再給自己加把勁:「神啊,我必須活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時常,洪爸爸打來電話,都是直接找孩子。羅玉知道,他心中愧疚,自己也就默不作聲。直到她聽說:洪爸爸在演唱中昏倒在後台。

一次洪爸爸又打來電話,羅玉鼓起勇氣,對電話那端曾傷自己那麼深的男人說:「你好嗎?」彷彿冰釋前嫌的第一絲暖流,緩緩流過兩人心房,片刻沉默後,洪爸爸慢慢講述自己的健康狀況,洪媽媽教他禱告,呼求耶穌!不久,洪爸爸再打來電話,他直接對洪媽媽說,他沒有吃藥,而是和上帝禱告!心臟馬上經歷醫治。電話兩端,幾十年的障翳,被笑聲點點相融,不再是夫妻,可以是互相體恤和關懷的朋友! 

      洪爸爸昏迷前一週,一位和家族關係頗深的牧者,到洪家去為洪爸爸做一個釋放的禱告,那一天,洪爸爸單獨對洪媽媽說:「一直都沒有機會表達,我實在很對不起妳,謝謝妳的寬容,請妳原諒我!如果還能回頭,我一定不會這樣選擇!」洪媽媽說:「我早在向你傳福音時就原諒你了!」

      榮良說:爸爸有一個理想,組一個家庭合唱團。爸爸彈琴,哥哥唱歌,姊姊和聲,二哥和他打鼓,媽媽收門票!他們真地做到了以一個在信仰中和好的大家庭為上帝奏響凱歌!而音樂大師洪一峰在晚年時所創做的多首詩歌:「常常喜樂!不住禱告!」等,也為他的音樂人生劃下完美的句點。而這位以愛和寬恕縫補家庭的母親羅玉,不但讓我們重新省思母親在家庭中的責任和職分!更讓我們見證:那從神而來的愛,具有改變和醫治的偉大能量!

創作者介紹

阿爸-思慕的人

阿爸AB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